首页 问题资讯 环球智库 | 察哈尔学会:网络时代公共外交有两个模式

环球智库 | 察哈尔学会:网络时代公共外交有两个模式

互联网时代有效公共外交的两种模式

显然,网络时代的许多特点与过去传统的信息传播方式有很大不同,有效的公共外交必须有新的模式和思维。 结合网络时代的特点,笔者归纳出两种理想的公共外交模式。

一种是变化无常的模式。 好的公共外交应该像鲜花一样。

首先,花很漂亮。 它们以外形和香味吸引蝴蝶和蜜蜂。 就像网络时代的公共外交一样,要吸引听众,让听众想亲近,想了解。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海量信息中脱颖而出,被观众所俘获。

第二,每一朵花都有一颗花心。 “华信”的第一个含义是政府在公共外交中发挥核心引导作用。 第二层含义是指公共外交传递的每一个信息的核心。 网络时代,受众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需要在短时间内传递有效的信息。 网络时代信息的分散并不意味着没有中心,就像散文一样,要追求“形散而神不散”。 所谓“神”就是“法信”外交学会,其中包含的内容需要政府提供。

第三,公共外交的每一个参与者,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都是一片花瓣,他们所说的都是从花心阐明的观点。 每次公共外交最终结成一朵花,花心重叠,每一个故事都不同,在不同的维度生长,形成一朵立体生动的花。 这比单纯的浮夸更赏心悦目,也更容易让人接受。 也就是说,政府澄清花瓣,其他公共外交主体自发形成花瓣,通过多重重叠形成花朵。 每一片花瓣都可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们一起又是一个整体。

归根结底,正如百花齐放,一期又一期,做好公共外交也是如此。 要有耐心,让每一朵花都开放。 几年之内,政府会发出明确的信息,公共外交资源的配置必须集中起来,就像给每一朵花施肥一样。 每个时期都应该有一个核心概念向外界表达。 一定要有所取舍,下定决心,用简单的概念让大家知道。 无法反复改变,让公共外交的参与者无所适从。

二是游击模式。 “游击队模式”是指公共外交中的机构和个人都是分散的自治组织,就像抗日战争时期的敌后游击队一样。

首先,两者的目标是一致的。 游击队的目标是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 公共外交的目标是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

其次,它在形式上是去中心化的。 游击队分散在全国各地,相互独立。 每个游击队都有它的主要敌人,就像每个机构的公共外交都有它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目标一样。

同样,他们都是自治的,有自己的组织结构和规则。 最熟悉当地情况的是前线的游击队员,他们有很多上级不知道的情况。 因此,游击队在搞好理想信念教育、定好方向的同时,也有很大的自主权。

什么时候进攻,什么时候撤退,采取什么战术等等,都是游击队自己决定的。 游击队有自己的队长和副队长。 每个队伍的规则可能不同,但每个游击队员都必须管理和约束自己的队员外交学会,并对自己的战争行为和后果负责。

就像开展公共外交的机构和个人一样,他们有自己的运作逻辑、优势和劣势,并且针对不同的对象,因此必须采取不同的策略。

游击模式是公共外交的理想情境,是高度自由、自主的、有共同目标的联动机制。

资料来源:察哈尔研究所。 该学会成立于2009年10月,是由民间资本创办的非官方、无党派、独立的智库。

关于作者: chanong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